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什么意思

2月前发布

古代的读书人,大都执着于仕途,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最好的出路。一方面,是为了生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陶渊明一样不为“五斗米折腰”;另一方面,古代的读书人大都受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类思想的熏陶,从本心上讲都有一颗功名济世之心。所以对于这些读书人来说,能够入仕为官那便是极好的事情。

但“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人一心致仕,那自然也就有人不愿步入仕途,或是不愿与无良权贵同流合污,或是真的醉心山水之间。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你要和我饮酒斗诗都可以,但想要让我当官那是万万不能的。就像南北朝时期的“山中宰相”陶弘景,梁武帝曾邀请他出山辅政,但他却以一首小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拒绝了梁武帝的邀请。如果陶弘景的拒绝还算有礼貌,那我们本期要介绍的这位词人的拒绝之后写的这首词就显得有点狂放了,可谓是丝毫不给皇帝面子。下面就来和我一起走进这首词,走近这位词人。

《鹧鸪天 西都作》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云券,累上留云借月章。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这首词的作者是北宋著名词人朱敦儒,被人称为“词俊”。当时的朱敦儒虽然只是一介布衣,但是因为品行高洁,在朝中也是有一定的名望,所以当时的皇帝便召他入京,想要赐官给他,不过周敦儒因为鄙弃世俗和权贵,最终拒绝了皇帝的赐官。在回乡路上,写下了这首疏狂妙词,可谓尽显书生意气。

这首词起首14字便尽显朱敦儒的疏狂之气,我本是为天帝管理山水的郎官,所以天性便有些懒散疏狂。其实这两句也是对拒绝皇帝赐官的解释,简言之就是热爱山水乃我之天性,并不是不给皇帝面子,其实有一句歌词可以很好地概括周敦儒的这句话,那就是“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不得不说周敦儒这个书生真的是有点狂!而后两句则是对于前两句补充说明,天帝批给我管理云雨的诏帛,我也曾多次上书留住彩云借走月亮的奏章,这两句虽然是幻想,但是却深刻反映出词人对于大自然的热爱,看似无稽,实则正是直抒心意。

下阕主要描写的就是词人隐逸生活的怡然自得,侧面烘托出词人的淡泊和疏狂。作诗就作一万首,喝酒就喝一千杯,何曾将王侯看在眼里?就算是天宫我也不愿意回去,只想插着梅花醉卧洛阳城中。对于词人来说,隐逸生活有诗有酒便足以,世俗所谓的名利和荣华富贵词人正眼都不愿去看一眼,只想保持自己的隐逸生活。其实这也侧面反映出词人的品行高洁,淡泊名利,更有着不愿与无良权贵同流合污的勇气的疏狂。

周敦儒这首词虽然看似写的疏狂,但这其实正是读书人该有的书生意气,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份书生意气,才让周敦儒的作品能够流传千年依旧深入人心。

举报/反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