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跳画面

1月前发布

张家界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跳画面 飞行19秒后路线偏离!据三湘都市报消息,5月19日,张家界天门山失联女翼装飞行员从直升机上最后一跳飞行的画面公布。在平稳飞行了19秒后,摄影师发现女翼装飞行员的飞行路线明显偏离。

视频显示,5月12号上午11点19分左右,天气晴朗,载有两名翼装飞行员的直升机抵达天门山后山上空高度为2500米的既定位置,做好起跳准备后,女翼装飞行员一跃而下,开始按设定路线进行高空翼装飞行,摄影师随后跳出,跟随飞行。在平稳飞行了19秒后,摄影师发现女翼装飞行员的飞行路线明显偏离,飞行高度有所下降,两人正快速向天门山台型主山体方向飞行,摄影师判断女飞行员可能无法正常通过山顶上空,立即挥手示意女翼装飞行员开伞,自身飞行高度也出现下降,随即摄影师也调整飞行姿态,偏离原定路线向右侧飞行,低于原路线高度绕过山体,安全返回降落点。

摄影师在无法继续跟随飞行的瞬间,仅来得及向侧下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女翼装飞行员已经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随后脱离摄影师视线和可拍摄范围。

据了解,这名女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翼装飞行女生:为自己而活

5月12日,翼装飞行员安安曾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次在天门山试跳的视频,她飞过几座山峰,打开降落伞着陆在山脚停车场时,双脚着地滑行了一段距离,摔倒在道路边缘,险些撞上路桩,她爬起来摸了摸安全帽的带子,围观的工作人员跑去帮她拉住降落伞。

天门山景区通报翼装飞行女生身亡

据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消息,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得知情况后,搜救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自5月12日上午该名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以来,张家界市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迅速启动应急搜救,组织消防队、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多支赶来支援的外地专业救援队、有关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组成联合搜救队伍,通过直升机、无人机、热成像等专业设备持续进行空中观察,多组人员划分区域分工进行大面积地面搜寻。因无法准确定位搜寻目标,搜寻区域地形险峻复杂、植被茂密,期间时有雨雾天气等多种因素导致搜寻搜救过程极其艰难。

公开资料显示,该女孩失事的地点,张家界天门山,早在2013年10月8日就发生过一起翼装飞行死亡事件,在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匈牙利选手维克多·科瓦茨在张家界天门山森林公园试飞过程中,由于落地前降落伞没有打开,不幸坠落山间遇难。

安安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里记录了玩极限运动的历程。在2016年大一寒假,她开始接触极限运动,最初是单板滑雪,后来学会潜水,考了自由潜水证书;2018年,她克服了自己的恐高心理,开始学习了风洞运动和跳伞,还获得了全国风洞竞标赛的第三名。

“为自己而活,我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挑战自己,追求超越生理极限的感觉,也追求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与成就感。”她在社交平台上写道。

据悉,翼装飞行的死亡率达到30%。全球参与这项运动的人也只有600人左右,现在天门山景区也是世界上翼装飞行爱好者的圣地。

5月18日晚上21时28分,张家界市蓝天救援队发布失联翼装飞行女生安安(化名)搜救结果通报,称搜救工作结束,发现时,女孩已无生命体征,相关善后正在有序进行。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两天,北京一名女生在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一事,持续牵动着人们的心。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时,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张家界市天门山风景区发布公告称,12日事发后,立即组织多方共同搜救,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复杂,给搜救带来极大困难。张家界市永定区应急管理局也表示,当地在事发当天已成立专项工作组,持续组织人员搜救。

经过官方核实,这名失联的翼装飞行员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学生,从5月12日上午11点多失联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17个小时(截至17日早8点)。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这次参与搜救的有张家界当地政府组织的救援队、消防队伍,以及由蓝天救援队派出的专业团队,开展联合搜救。同时,节目摄制组、景区、当地熟悉地形的群众也参与到搜救中。

张家界市蓝天救援队一名队员介绍,12日当天,救援队就接到通知开展搜救,一直在持续进行。但夜晚考虑到救援者的安全,搜救队也不得不暂停搜救。张家界山峰险峻,云雾缭绕,5月13日、14日当地还遇到可强降水,这给搜救带来很大难度。目前搜救队主要在天门山后山区域展开地毯式搜寻,有十几座山需要排查,工作量极大,救援队重点会搜查高山、悬崖,调动了直升机和无人机。截至目前,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张家界永定区应急管理局负责人表示,并没有放弃,一定会继续搜救。

翼装飞行,尤其是低空翼装飞行是一种危险性和难度极大的运动。翼装飞行,确切地说是无动力翼装飞行,又叫近距离天际滑翔或者“飞鼠装滑翔”运动。

翼装飞行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进行试飞训练。资料图

顾名思义,运动员穿着外观像飞鼠或者叫鼯鼠一样的、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甚至是大桥顶、高楼顶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等飞行高度低至安全极限时,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

失联的这位女生有着丰富的经验,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意外?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

张家界市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事发的天门山景区是世界翼装飞行联盟的定点比赛场地,与世界文化遗产武陵源景区,并不是一个地方。工作人员说:“这几天一直在下大雨,这里本来就是喀斯特地貌山体,搜救难度很大,因为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是翼装飞行世锦赛的指定的场地,每年都有翼装飞行世锦赛,而禁止翼装飞行活动的是武陵源核心景区。”

失联女生小刘的朋友告诉媒体,小刘有丰富的高空翼装飞行经验,他们对于这次失联非常惊讶。小刘的朋友说:“大家都是民间跳伞爱好者,她现在还是大学生,她做的这个是一个商业活动、一个节目拍摄,她在圈内已经是‘大神级’的了,技术很好,这次失误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

媒体报道称,小刘接触翼装飞行有近3年时间,悟性很高,对这项运动也很专注。根据美国降落伞协会划分的等级,ABCD依次难度增加,“A证要求至少有25跳的经历,B证要求至少50跳,C证要求200跳。小刘持证等级达到C级,她实际的能力已达到了D级,等于是考教练的水平。”

曾多次在天门山参与低空飞翼活动的滑翔伞教练盛广强告诉记者,飞翼运动分为高空飞翼和低空飞翼两种,看起来穿着类似,风险性完全不同。盛广强说:“玩的比较多的是高空翼装,所谓的高空翼装是指人在背着一个主伞和一个备用伞的情况下,从飞机上或者其他的地方,比如热气球上,在高度大约在4000米左右的时候跳下来,大约在1000米以上的时候打开降落伞,就是在4000米到1000米之间,他们是翼装飞行,最后打开降落伞降落。低空翼装是人只背一顶降落伞,没有备用伞,从建筑物或者其他地方,比如高度150米以上的悬崖上,或者几百米的直升飞机上跳下来。这两者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因为低空翼装开伞的高度和高空翼装是有区别的,高空翼装必须在1000米左右的时候打开,它有一个强制伞机制,而低空翼装,只要跳伞者自己不打开,就没有其他办法打开降落伞,所以低空翼装风险性是比较高的。”

盛广强表示,全国用低空翼装成功跳过天门山的,包括他在内不超过4人,他不会选择从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体的情况下使用高空翼装设备,因为不同环境、不同设备下,高空和低空翼装的危险系数完全不同,高空翼装运动有充足的时间反应,即使跳伞者昏迷,到一定高度会自动开伞。低空飞行,一般留给飞行员的反应时间只有10到30秒,降落伞要迅速打开才行。盛广强说:“跳伞者在学习高空翼装运动非常熟练以后,才有机会学习低空跳伞,接下来才是低空翼装运动。国内目前玩的比较多的都是高空翼装。我知道的目前国内能玩低空的只有4个人,高空翼装必须在相对于地面2000米以上的位置,空旷的地方去进行训练,不可以在一个底下有山、有障碍物的地方跳,因为你已经在2000米以上了,如果底下有个1500米的山,那么相对高度只有500米,这就不属于高空了,而完全是低空了。你用高空翼装玩低空翼装的项目,风险系数会增加很多。此外,高空翼装打开伞的时间与低空翼装不同,因为备用伞是不一样的,它的时间需要很久,而低空翼装就要快速开伞。”

极限运动爱好者喜欢到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挑战,翼装飞行、跑酷等极限运动经常在这里进行。据报道,小刘随身携带了录像设备,究竟什么原因导致失联,最终的原因可能需要找到视频存储卡,才能明确。

举报/反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