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1月前发布

文/张永琪

我羡慕从前,车马慢,书信远,一辈子只够做一件事,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爱情,不像如今这么浮躁,目的性强。爱的很坚定,爱的很煎熬,爱的很炽热,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或许也更浓烈。

我时常问我爷爷奶奶辈儿的老人,你们这一辈子打打闹闹,为什么还会如此相爱,相伴到老?他们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东西坏了是可以修好的,而现在,东西坏了都想着换新的。”

我不怎么喜新厌旧,而且还很怀旧,特别是对旧物间很怀念,比如小时候经常听歌的收录机,插上电源或者装上电池,再放好磁带,按下播放按钮,就能听到你喜欢的歌,我记得听得最多的就是杨钰莹,高胜美,张学友,刘德华,而且百听不厌。

当然听得最多的还是他们的情歌,那个时候听的是旋律,我还很小,不懂爱情,更没有故事,现在听歌,听的都是背后的故事和意境,而大多数故事都和情有关。

每一首歌的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初闻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怀旧的人,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多愁善感,而且还多情。人都是感情动物,离了情字,谁也活不了。

从前,一封书信走两三个月,走得越慢,拆信的时候人越激动,思念越浓,每个字都是至宝,每读一遍,潸然泪下一次。现在的情,多少有些太随便了些,有些泛滥,一个短信,就能表达爱意;一个电话,就能听到声音,这未免少了些许等待和煎熬,少了几分真情。

花花世界,到处都充满诱惑,我们都是凡人,一次两次可以克制,也可以拒绝,但要想守住最初的那份真心,真的很难。

我最羡慕的爱情,就是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这句歌词不知写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我看到过一段话:“热恋时你说,比起工作,你更想投入更多在家庭上,所以我们拼了命留在同一个城市。离开时你说,你不再留恋爱情与婚姻,日子还长,宁愿一个人出去闯闯。爱情长跑,还没进一半赛道,你弃权了,真想一生只爱一个人。”

其实,你真的不需要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只需要一个陪在你左右,清晨问你粥可温,夜晚在你枕边说晚安的人,你想要的只是一个不会离开你的人,伴之则安,拥之则暖。

以前的感情,大多还是很纯粹的,而现在的感情,大多走不到最后。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其实,慢的不是日色,也并非车马,而是一颗感受美好爱情的心。当你的心慢下来,爱就变得简单了,你便会看到爱情另一番美妙的景象。

如今的我们,早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他也许不会带你去坐游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为你跑几条街,去买你最爱吃的豆浆油条。

如果这都不是爱,那是什么?

-end-

举报/反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