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爱你

1月前发布

漆黑的房间里,到处充斥着暧昧的喘息声。

男人匍匐在女人的身上,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他的动作机械,眼神空洞。除了生理上的感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许晴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用力咬着下唇,生怕娇喘声会从嘴边溢出。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屏幕的亮光照在祁邵川的脸上,映衬着他那张不耐烦的冷漠脸庞。

许晴下意识的轻颤,这个铃声,不但祁邵川,就连她都很熟悉。

带着一丝期盼,许晴攀上祁邵川的脖颈,小声的呢喃着。

“能不能……不要接。”

祁邵川犹豫了几秒钟起身。这突如其来的空动作,让许晴仿佛坠入冰窖。

祁邵川光裸着身子,翻身下床。他确实没有接那个电话,并不是因为许晴的那一句嘱托,只是不愿让安冉听到他的喘息声。

他没有立刻去浴室,而是站在床边,拿着手机,敲下了一行字。

‘我很快就回去,不用等我。’

许晴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她望着祁邵川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感情,仿佛也在一点点的流失。

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不行。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就只有安冉。

许晴冷笑了一声,例行公事一般的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伸手想要拿一旁的药罐,却意外的看到了里面两本大红色的证书。

这是她和祁邵川的结婚证,两年了,许晴一直当宝贝一样的放在那里,时不时的就拿出来看一眼。结婚证的边角都有些起皱了,那是因为许晴翻了太多次。

吸了吸鼻子,许晴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将结婚证往里塞了塞,好让他们不再出现在视线里。

许晴拿出药瓶,倒了两粒出来,刚准备塞进嘴里,却突然听到了祁邵川的暴喝声。

谁也没想到,他会去而复返。

祁邵川光裸着上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他目光阴冷的看着许晴,整个人笼罩在一股慑人的寒意之中。

“你在吃什么。”

许晴的手一颤,两颗药掉在了床上,她来不及反应,祁邵川就已经走到了面前,夺过许晴手里的药罐。

要解释的话全都噎在了喉咙里,许晴张着嘴,怔怔的望着祁邵川。

而祁邵川此时的怒火却愈演愈烈,他看完了药瓶背后的文字,转而怒视着许晴,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质问道,“这就是你一直怀不上孩子的原因?”

许晴想要解释,可是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借口。

每次和祁邵川做完之后,她都会吃避孕药,所以整整两年了,她一直都没有怀孕。

许晴沉默了许久,突然就冷笑了一声,她仰头直视祁邵川,淡淡的回答,“是,我就是故意的。”

“你……”

祁邵川的心里烦躁不安,但是看到许晴这般奇怪的神情,居然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怒火。

许晴笑的愈发灿烂,她小声的说,“倘若我为祁家生下一个孩子,那我的任务是不是就完成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我离婚,然后把安冉娶进来?”

这件事,从来都不是秘密,可是从许晴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些讽刺。

祁邵川将药瓶丢在床上,黄色的药片全都洒了出来。

他走到一旁,拿起了烟和打火机,兀自的点燃了一根烟。

浓郁的烟雾在卧室里飘散,让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氛围更加的紧绷。

烦躁的抽完了一支烟,祁邵川走回床边,沉声说道,“离婚吧,爷爷那里,我自会交代。”

许晴狠狠的一颤,她没有想到祁邵川会突然这么说。原本积压在胸口的情绪顷刻间崩塌,许晴不顾身上的光裸,就这样跳下了床。她站在祁邵川的面前,紧紧的握着拳头。

“你就这么想要把安冉娶回家吗?”

许晴没有哭,但是她通红的眸子却异常的晦暗。这和她的性格完全不符,祁邵川以为,说出这番话,许晴一定会哭闹,或是苦苦央求,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许晴一向是这般卑微。

她的一反常态让祁邵川有些难以应对。

许久,祁邵川调整情绪,转过身,不咸不淡的回答,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你早就知道,我喜欢的人是安冉,不是吗?”

许晴苦笑一声,仿佛是在自嘲。是啊,她早就知道了,在嫁给祁邵川之前,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就只有安冉。

可是,她傻傻的以为,只要她用心的呵护这段婚姻,祁邵川就一定会回头。可事实却给了她一记耳光。

许晴第一次反驳祁邵川,她脱口而出的说道,“既然你心里只有安冉,你为什么要娶我?难道就为了祁家的公司,你就可以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人了吗?如果是这样,祁邵川,你的爱也太廉价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祁邵川就伸手扣住了许晴的下颚,他用尽了全力,捏的许晴一阵生疼。

但即便如此,许晴也没有反抗,她瞪大了双眼看着祁邵川,像是要把他看穿一般。

祁邵川刚遏制住的怒火又一次升腾起来。

“许晴,我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伶牙俐齿。”祁邵川的眼里蕴蛮了怒意,此时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恨不得把许晴撕碎。

“我和安冉的事,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我现在也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通知你,我要和你离婚。”

说完,祁邵川用力的将许晴甩开。一个不稳,许晴就这样摔倒在地上,额头撞在床头柜上,顿时就破了一道口子,渗出了鲜血。

祁邵川走时,大门重重的被关上,那一声巨响,换来许晴轻蔑的笑声。

到最后,她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胸口的位置,那股痛觉是如此的明显。许晴瘫坐在地上,不管如何用力的捂紧胸口,都于事无补。

到最后,她不得不从地上站起来,兀自的去到洗手间,清理额头上的伤口。许晴甚至懒得去医院了,止血之后就随便的贴了一块胶布,用刘海挡着,索性,她的美与丑都无人欣赏。

空荡荡的别墅,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自从嫁给祁邵川之后,她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独自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别墅里,苦苦的守着那份卑微的婚姻。

整整两个月,祁邵川都没有再出现过。许晴以为离婚这件事,只是他一时的气话,直到这天,当她准备出门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别墅门口的两个陌生人。

那两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不苟言笑,十分警惕的站在别墅的大门处。许晴讶异的走近,却被那两男人拦了下来。

“许小姐,祁先生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你不可以踏出这里一步。”

机械般的叙述,让许晴呆愣了许久。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回过神来。“什么意思?祁邵川这是想软禁我?”

但除了刚才的那句话之外,不管许晴如何逼问,那两个男人都没有任何的回复。可是许晴也根本出不去,只要她稍稍跨个步子,就会立刻被拦住。

这突然被限制了自有,快把许晴逼疯了。

许晴给祁邵川打了无数个电话,祁邵川都没有接,最后,索性转到了语音信箱里。许晴知道,这是祁邵川在报复。

可是他凭什么限制别人的自由,许晴必须要找他问个清楚。

几乎是把别墅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许晴披头散发,双眼通红的吼叫着。

“我要见祁邵川,他没有资格软禁我。”

两名保镖无动于衷,许晴终于是恼了,她跑进厨房里,拿了把水果刀冲到那两人面前,陡然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脖子,大声的嘶喊,“我要见祁邵川,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最后,在许晴歇斯底里的胡闹之下,祁邵川在将近傍晚的时候,驱车来到了别墅。

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了许晴衣衫凌乱,一副颓废的模样坐在沙发上,祁邵川眼里的嫌恶毫不避讳。

他踱步走了过去,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许晴陡然站起身,转身看着祁邵川。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软禁我?”

事隔两个月再见面,便是这般剑拔弩张的模样,许晴比谁都不想这样,但想起祁邵川做的种种,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祁邵川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看着许晴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原本就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看到她这般邋遢,更是说不出的嫌弃。

感受到祁邵川冷漠的目光,许晴的心都被刺痛,她紧紧的握着拳头,努力的辩解道,“就算那件事是我不对,你也不该限制我的自由。”

在祁邵川面前,许晴一向是卑微的。八年前的相识,让她就这样陷了进去,而祁邵川却对许晴的付出视若无睹,他的眼里和心里从来都只有安冉一个人。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祁邵川的心里兴许还对许晴有几分愧疚。

面对许晴的失控,祁邵川始终表现的异常淡然,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安冉怀孕了,在她生下孩子之前,你就乖乖的待在别墅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不希望出任何的岔子。”

举报/反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